导航
社会百态

重庆白象街 藏在长江索道下的旧城

解放东路的老房子已经被围起来了,龙门钟表店也搬迁到了白象街的某个入口处,我的第一只手表就来自这里。虽然店址换了,招牌还是原来那个,墙上的老式闹钟也如十年前那般。


对面的废品回收站里依然堆积着各种废铜烂铁,还记得在东升楼小学读书的某个暑假,我将亲戚家里的空水瓶拿到这里换了2块零钱,在路口的小卖部买了一支冰棍。


入口处的公共卫生间不再只是本地人的秘密据点,有了明显的路牌。


卖袖套和袜底板的小贩把小推车随地一放,便没了踪影。


路边摆着一张桌子,三根板凳,叔叔爷爷们围在一起,不时发出一些争论,原来是在打牌,里面也许有一位就是前面那个小推车的主人吧。


10元一次的露天理发店就开在巷子里,镜子挂在墙上,手拿推子的老板发现了我的存在,转过头来,手里却没停下。


白象街最触动我的就是这些小店,位置没变,卖的东西也没变,看着前面这位奶奶抱着小男孩儿,就想起了我小时候与母亲来白象街的场景。


卖生禽的店铺从前没有店名,现在已经挂上了“小刘土鸡土鸭”的红色招牌,却还是臭味熏天,让人不想靠近。


这段路的尽头是一家蔬菜店,塑料筐上放着一块泡沫板,再把蔬菜整齐地堆在上面,由于地面不平整,还在最底下垫了几块泡沫。老板的腿脚不利索,只好撑着拐杖在店里徘徊。


梯坎旁边是鞋匠的专属区域,虽然只有一台老旧的机器,皮包、皮带之类的物件也不在话下,客人坐在旁边稍等一会儿就能拿到修好的皮具,不远处还有擦皮鞋的嬢嬢,我甚至在猜想他们会不会是夫妻。


顺着楼梯走到巷子深处,杂乱无章的电线在你的头上悬空,这里曾是我就读的第一所学校:贝蕾幼儿园。一楼是教室,二楼则是午睡的房间,防盗网都和从前一模一样。


在大门右侧的角落,原来有一个石头打造的滑梯,这根绿色的柱子从滑梯中间穿过,每次往下滑时一定会先抓住它,我曾在这个滑梯上度过了儿时的许多个周末。


后来贝蕾幼儿园搬到了滨江路下面,我只在下面读过一年就毕业了。


贝蕾幼儿园现在的规模已经大了许多,右边的商铺基本上都是他们的领域,正逢元旦假期,这位婆婆坐在幼儿园外的滑梯上,她的孙子正在玩滑梯。


往巷子更深处走,这户人家的门口摆放着三张不同的椅子,想必是别人遗弃后捡来的,院子里还放着一辆婴儿车,虽然没有人的出现,却处处都是生活的痕迹。


住在白象街的人是多么的自在啊,在过道上种些植被,装扮成自家的小院儿,老人就坐在家门口与对面的邻居闲聊。


只要抬头就能看见长江索道,住在这里的人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美的风景,心情一定是极好的。


在梯坎挨着的石墙上,各家各户的水表排在一起,像极了白象街的小房子,交错却不凌乱。


张贴栏三个字被磨损得只剩下一半,还有一些没有撕扯干净的纸条留在上面,不知道这里曾经张贴着什么信息。


后来,我在梯坎上面遇到三个少年,他们面朝着夹缝中的长江,我一时之间觉得,在他们心中应该有一片大海。


白象街真是重庆最有味道的街区,你不这么认为么?

来源地址://www.163.com/dy/article/H4KOEOPI054452PC.html

[03-29] 【关注】武汉这座跨江大桥即将通车
[03-26] 这6个“烂大街”的网红家居设计,中看不中用,别被“割韭菜”了
[04-03] 世界上10个再也看不到的奇迹
[03-26] 网红痞幼吃鸡脚筋,穿品牌围裙引争议,网友:这是时尚?
[03-30] 罗马最大的广场,耗时二十多年修建成
[11-28] 成都150平的现代黑白灰设计,营造出一种时尚典雅的居住空间